汉阙_第573章 千百年后谁又会记得谁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73章 千百年后谁又会记得谁? (第1/3页)

  “骠骑将军出海去了?”

  五个月前,六合四年(公元前48年)春,身处未央宫的大汉天子从刚回来的使者谷吉处得知,任弘又西征去了。

  卫司马谷吉没见过几次皇帝,再加上这几年传闻陛下身体不适深居简出,更难闻鹤音,有些激动地禀报道:“臣在巴铁城与骠骑将军会,听闻大秦国摄政欲取托勒密埃及,强纳其女王为妾,好以其为跳板东侵。埃及以东有港口可直通身毒与大汉,唇亡齿寒,绝不可让大秦国人获得,故出兵助埃及抵御大秦。”

  而刘询在这倒春寒的天气里披着厚实的棉襦,看任弘让谷吉带回来的奏疏,无非是自劾奏矫制,陈言兵状,说他部勒行陈,益置扬威、白虎、合骑之校,汉兵、身毒兵合六千余人,船舶六十余条,于一月份时赶着季风的尾巴远航。

  “骠骑将军的自劾矫制之奏,已经在天禄阁里堆了不少。”

  刘询对一旁的丞相张敞道:“早就说过,他在万里之遥,请命有所不便,可便宜行事,五侯九伯,八蛮六夷,卿实征之。”

  自从南下身毒建都护府以来,任弘的征伐确实不少,平均一年两次,每次都能给刘询送回来一批俘获的酋虏,顺便让大汉的朝贡国增加几个,逼得朝廷不得不增加典属国的官吏。

  不过这回,却不是在身毒附近挑个小国打,而是出海远征。

  “取舆图来,让朕看看埃及国在何处?”

  侍从们立刻将皇帝经常查阅的最新“天下九洲舆图”拿上来,是纸做的,却也十分宽大笨重。

  中书令弘恭亲自将灯烛弄得更明亮些,又将一物给皇帝递了过去。

  “陛下,眼镜!”

  因为十余年夙兴夜寐勤勉政务,哪怕晚上有东海鲸油照明,刘询还是得了近视眼,几年前任弘听闻此事后,让玻璃匠人制了透明度极佳的镜片,磨了几种型号送来给皇帝试,原本朦胧模糊的世界再度变得清晰。

  刘询戴上眼镜后,还真是个斯文中年人,丝毫没有当年的轻侠少年模样,他少时在郡邸狱长大,尽管丙吉对他很照顾,但就那环境,还是落了一身病,年轻时还不觉得,年纪愈大,就愈是不适。

  去年三月,有星孛于王良、阁道,入紫微宫,被认为是大不祥,冬天时,他病重寝疾,差点就去了,好歹挺了过来。

  看来,他是没法像世宗皇帝那样长寿,甚至都熬不过西安侯了。

  顺着三角形的身毒往西,刘询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埃及的位置。

  “真远,都到大荒南洲去了。”

  这“天下九洲舆图”,画的可不止是中国这“小九州”,而是将战国阴阳家所谓“大九州”学说加以改造。认为所谓中国者,於天下乃九分居其一分耳。中国名曰赤县神州,赤县神州内自有小九州,禹之序九州是也。

  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,乃所谓“洲”也。各大洲之间有裨海高山环绕,人民禽兽轻易莫能相通。

  各大洲的名号乃是作图者任弘定的:大汉本土十三州部为“赤县神洲”,又叫“海内洲”——这是山海经的篇目名,不是老有民科说山海经是世界地图么,任弘索性就弄假成真了。

  而西域、北庭、安北、安东四都护在汉之北,加上北海以北的未知之地,被称之为“北俱芦洲”,这却是任弘套用了印度四大部州之名,也叫“海外北洲”。

  元尊小说网阅读网址:m.yuanzun88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