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阙_第3章 任少卿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3章 任少卿 (第1/3页)

  任弘知道,在汉武帝晚年,几次远征漠北讨不到好后,汉匈两个帝国间的对抗,已经从直接交锋,转变为对西域的争夺。

  汉朝势必将当年“断匈奴右臂”的战略贯彻到底,河西这条手臂,会向西继续延伸,将西域牢牢攒在掌心里,夺匈奴之府藏。

  而傅介子的这趟出使,也验证了他的猜测:

  “傅介子的出使只是开始,未来十年,大汉和匈奴,势必在西域分个胜负。对边郡子弟而言,立功异域的好时机,又来了!”

  风口已现,但以任弘现在低微的身份,根本凑不过去,他还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。

  任弘对夏丁卯道:“昔有张骞凿空西域,遂为博望侯。夏翁,我相信,这傅介子,便是今之博望!”

  “我希望能借机得到傅介子赏识,随之出使城郭诸国,以博功名!”

  之所以这么笃定,是因为任弘知道,傅介子很快就会在西域立下奇功,名垂史册,他将被后人与张骞相提并论,是异域封侯的典范。

  这便是任弘对这时代,最鲜明,也是最迫近的一个记忆点。

  这趟功劳,不蹭白不蹭。

  “太冒险了。”

  这是夏丁卯听完任弘打算后的第一反应,他缄默半响后,花白的头,摇成了拨浪鼓。

  “西域辽远,去十个人,回来的往往不到五个。君子可是任氏最后的骨血,上次遇到沙暴,便几乎丧命,西域凶险,更胜敦煌,万一……”

  那次真是意外,任弘有些无奈,而他们这时候,已走到了悬泉置南边的胡杨林里,这是敦煌一带最常见的树木,汉代人称之为胡桐。

  也只有这样坚强的树种,才能在恶劣的环境里茁壮成长。

  一如流放敦煌的移民们,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孝子贤孙……

  任弘想着要如何说服夏丁卯,毕竟自己还需他协助,遂拍着坚硬如同石头的胡杨树道:

  “我是罪吏的孙子,按律,应禁锢三代!”

  “只可为少吏,不可为长吏!更不得举孝廉。”

  悬泉置啬夫,秩禄百石,百石及以下皆为少吏。

  虽然任弘很喜欢悬泉置,半年下来,已将这当成了家,但一辈子能看到头的生活,是很可怕的。

  夏丁卯却不这么想,天气太热了,他在一棵枯死的胡杨树干上就坐,取下白色的绡头擦汗,露出额头上深如沟壑的皱纹,喃喃道:

  “少吏也没什么不好的,这半年来,君子为东厨添置了新炊具,又教了老仆多少新颖的吃法。要老仆说,长安的两千石,吃的花样,也不一定有吾等多,与其回去勾心斗角,担惊受怕,还真不如在边地逍遥自在。”

  “我想出人头地,可不是为了高官厚禄的享受。”

  任弘朝他作重重揖:“若我此生只是个区区少吏,该如何为先祖父,为任氏,沉冤昭雪呢?”



  元尊小说网阅读网址:m.yuanzun88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