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阙_第14章 富贵险中求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4章 富贵险中求 (第1/3页)

  “诺!”

  齐刷刷的应答声,使团吏士们多是恶少年出身,看似散漫,可又有一股无形的纪律在约束他们。

  “傅介子不打算在悬泉置过夜?”

  任弘心里一惊,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,但他没有着急,只道:“枕戈待旦,是该如此,不过,光吃肉还是太干,缺点东西佐餐。”

  罗小狗闻言,将陶壶递了过来:“水?”

  “太淡。”

  任弘看向孙十万,笑道:“我倒是知道孙兄有一样东西,比美酒更甘甜!”

  “我?”孙十万茫然地看了看自己身上,找了一圈,啥也没有啊,最后目光定格在下体。

  老天爷,这任弘说的,不会是尿吧?

  虽说他们出使西域,陷入沙漠中最缺水的时候,老孙还真喝过这玩意,好像不甜啊……

  任弘没料到他会往下三路想,击了几下掌,让几个悬泉置的徒卒过来捧场,大声说道:

  “那就是傅公在西域扬威,在龟兹斩匈奴使的英雄事迹,孙兄不妨细细说来,好让吾等以此壮举佐餐!”

  ……

  悬泉置内,傅介子更衣完毕,换下一身蒙尘的衣物后,发现年迈腿瘸的置啬夫还在门口敛手等待。

  花白的头发,敦厚的脸,似曾相识。

  “我记得你叫徐……奉德?”

  “傅公竟然还记得老朽!”

  徐奉德有些激动,这差不多就是中央领导,记得村支书的赶脚。

  傅介子道:“悬泉置对我而言,毕竟不太一样,当年我在贰师将军军中为什长,回师时途经此地,中暑几死,全靠一口悬泉水才活过来。”

 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,当年西征军中的小什长,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汉使。

  “自那之后,我再途经此地,便稍加留意,对了,你是悬泉置的第几任啬夫?”别看傅介子外表粗犷,实则却心细如发。

  徐奉德答道:“第三任。”

  他又问:“傅公可要悬泉置歇一夜?上舍的卧榻被褥,皆已备好。”

  “不歇,吃完夕食,喂饱马匹,吾等要立刻出发,赶往下一站!”

  傅介子握着手中的旌节,望向东方,眼里有一丝隐忧:“我还要赶着回长安,向陛下,还有大将军复命!”

  ……

  悬泉置外的馕坑边,众人坐成了一圈,被围在中间的是孙十万。

  “去时,傅公已代天子责备楼兰王及龟兹王,令其不得勾结匈奴,截杀西域诸国赴汉使者,若有单于使节过境,当禀报玉门都尉知晓。”

  只要不提汗血马,一切都好说,在任弘的鼓动下,方才还顾左右而言他的孙十万,已经在大吹使团在西域的英雄事迹了。

  那龟兹(qiū cí)的

  元尊小说网阅读网址:m.yuanzun88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