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阙_第18章 弱冠系虏请长缨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8章 弱冠系虏请长缨! (第1/3页)

  (新的一周,求推荐票啊)

  “我为何想去西域……”

  任弘想了想后,看向西方道:“下吏听说,自博望侯因开通往西域的道路而得封侯后,边地的官吏士卒争着上书孝武皇帝,陈述外邦珍品、怪事、利害,愿为使者。”

  “而孝武皇帝认为西域遥远,并非人人愿去,故但凡上书者,就来者不拒,都充入使团,又广召能人异士,刑徒罪吏,不问其出身,赐予符节,派遣出使。”

  “于是一年派出使者,多者十余批,少时五、六批,葱岭以东诸邦的,几年就可返回,去远地如安息、身毒的使者,则要八、九年才回。”

  从张骞二次出使到汉武帝罢轮台诏,那是汉朝最开放的二十年,也是激荡的二十年。

  通过一波波使者的探索,那些《穆天子传》《山海经》里才存在的传说国度,一个个一一被发现,中亚、波斯、印度,乃至于西海之滨的罗马,一个广袤的世界,随着汉使的脚步,展现在汉人面前!

  原来世界辣么大。

  原来我们的文明,在这寰宇中,并不孤独!

  这是属于汉朝的“地理大发现”,许许多多本土没有的物种传入,玉门以西,俨然成了咎待探索的“新大陆”!

  探索和发现的大门,是短暂开放后就此关上?还是让它变大,成为路,成为带?

  任弘想去西域,原因很多,有前世对那片热土的喜爱,有对历史的遗憾,也有今生困于禁锢的被逼无奈!

  “傅公,我想去西域,当然也和孝武皇帝时的诸多使者一样,因为在那,有数不尽的功名富贵!”

  任弘道:“也因为在西域,没有人会在意一个人的过去,只看重他的能力和勇略!”

  “我麾下的吏士中,和你一样打算的人可不少啊。”

  傅介子看着任弘,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目的:

  “说罢,你又是哪个罪官家的子弟?”

  任宏的身世在籍贯上写的清清楚楚,敦煌区区一督邮都能查到,傅介子更不必说。

  任弘知道,自己做的一切努力,成败,都在接下来的一句话!

  他向傅介子拱手:“不敢隐瞒傅公,我乃孝武皇帝时,护北军使者任安之孙。”

  傅介子恍然:“原来,是任少卿啊……”

  “傅公认识大父?”

  “当然认识。”

  傅介子摸着胡须,看向远方道,笑道:”当年巫蛊事时,我亦在北军!”

  ……



  元尊小说网阅读网址:m.yuanzun888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